人大经济论坛

找回密码
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发新帖

6152

积分

好友

主题
发表于 2019-3-14 18:49:23 | 查看: 411| 回复: 19

今年开局,资本市场非常火爆,涨幅据全球之首。但资本市场火爆与经济增速下行形成了一个鲜明对照。我们不要因为股市好,就认为一切都好,还是要冷静来思考一下,中国的宏观经济面临的压力,这种压力是长期存在的。


  01

  中国经济:均值回归下的分化和集聚

  今年开局,资本市场非常火爆,涨幅据全球之首。但资本市场火爆与经济增速下行形成了一个鲜明对照。我们不要因为股市好,就认为一切都好,还是要冷静来思考一下,中国的宏观经济面临的压力,这种压力是长期存在的。

  今年是建国70周年,中国经济可分成两段,一段是前30年,一段是后40年。中国经济在前30年业绩平平,起伏很大,因为不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。正是因为前30年经济增速相对比较低,经济动荡,所以后面40年才迎来经济高增长。

  但经济高增长很难长期持续,每个国家都会如此,如不可能有一个国家经济能够一直持续增速8%以上。但是,纵观全球二战之后的经济发展历史,发现凡一个国家经济高增长持续30年以上,全都成为高收入国家了,而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了40年,却依然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这有点奇怪的,我认为核心原因在于前30年被耽误了。


  经济的增长受到了种种要素影响,如总人口平均年龄、资本回报率、技术进步等等,这些因素的增速最终都会下降或负增长,导致经济增速回落。全世界各国经济发展都会受到生产要素的制约,如目前没有一个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在5%以上,美国去年GDP增速反弹,也不过2.9%。

  对中国来讲,低于6%都是难以接受的。日本、韩国都是二战之后经济增长迅猛的国家,而且实现成功转型,但现在增速依然也都是回落。所以,对于我对于当前国内经济增速下行的理解,是属于经济长周期中的均值回归。

  从国际比较看,决定长期经济走势最主要的生产要素是劳动力要素。如美国1929-1982年期间经济年化增长2.92%,1.34%来自于劳动力贡献,0.56%来自于资本,1.02%来自于生产率提高,比如人口老龄化,不仅会导致劳动年龄人口数量的下降,还会导致专利数量增速下降,所以劳动力还是生产要素中最主要的因素。


  中国在改革开放后40年经济高增长,根本原因归结为改革开放的政策,但其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由于劳动人口数量大幅增长,即人口红利因素。而人口红利的产生,恰恰是建国前30年鼓励生育政策导致的,在鼓励生育政策这个阶段,使得人口抚养比例大幅上升,经济增速自然会减慢。

  如1966年的时候中国平均五个劳动力养四个人,之后抚养比例逐步回落,如今是五个劳动力养两个人。加之70年代后期计划生育政策逐步严厉,人口出生率下降,人口出生一增一减,终于在80-00年代形成巨大的人口红利。

  当经济发展到一定发达程度,即便放开了生育,大家的生育意愿也下降了。所以我国原本应该出现的第三代的婴儿潮消失了,劳动年龄人口不断减少。未来可能面临的压力是,到2050年,要实现第二个一百年目标的时候,或会发现没有那么多年轻人了,因为中国到2050年,人口结构跟现在的日本人口结构是一样的,现在日本GDP几乎零增长,我们到2050年会不会也出现这样的情况,这是我对于经济长期增速的担忧。


  但是增速下降也是很正常的现象,发达经济体的发展周期都是从经济高增长到中速增长,再到低增长的过程,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。我国现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,但同时也带来经济转型的机遇,经济要成功转型,是需要通过改革开放政策进一步加大力度才能够实现的,所以这也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重要发展机遇期。

  规律不可改变,不要奢望中国经济还可以进一步回升到高增长,城镇化进程还会继续加快。事实上,我们看到今年出现了民工荒,说明进城劳务工的数量还在逐步减少,去年进城的农民工数量只有180万,记得农民工在2010年进城历史最高峰的时候,进城数量达到1200万,如今早就今非昔比。

  最近两年的人口迁徙数据发现,大部分城市的人口都在收缩,人口收缩与否的考察指标,就看常住人口减去自然增长人口后,到底是净流入还是净流出。研究发现,真正引领中国经济增长的,主要靠两个省,一个是广东,一个是浙江,连续几年都是如此,我相信2019年也将如此。

  与此相关的,像山东、河南、湖南、陕西、贵州等大部分省属城市的净流动人口都在减少,大部分三四线城市人口都在净流出,流到那些核心城市、中心城市及其他一二线城市,这使得经济下行过程中人口集中度的进一步提升。

  常住人口增加人口-自然增长人口=净迁移人口(2017年)


  中国东部地区的面积只有国土面积的20%,但是创造的GDP占全国的50%以上。但这一比重远远偏低,未来应该是会更加的集中。全球而言,1.5%的陆地面积创造50%的GDP,未来的东部地区的经济,还将继续向有些省份,比如浙江、广东集中。在广东又会向粤港澳湾区集中,在浙江会向杭州湾区集中,集中度的提升是一个大的趋势。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在未来会面临存量经济主导的特征,分化和集中是大的趋势。

  02

  松货币扩财政应对经济减速

  再讲讲今年经济形势,预计三驾马车普遍都会出现增速的回落。从出口来讲,欧美经济增速放缓,不能说是经济逐渐衰退,但是放缓是一个趋势,这会带来外需的不足。国内来讲两驾马车,一个是投资,一个是消费。

  投资而言,房地产投资今年估计增幅会下降,去年是9.5%,在固定资产投资中是一枝独秀,今年我估计会降到3%左右。去年的房地产开发投资成为一枝独秀,主要是靠土地投资,建筑安装投资是负的,预计今年建筑安装投资会上升,但土地购置这块会下降。在这种情况下,稳投资更多要依赖于基建投资。

  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速预计降至3%


  基建投资主要靠政府加杠杆,经过2017年以来的降杠杆,政府部门对于逆周期经济政策的操作更加趋于理性成熟,我的判断基建投资今年会回升,但也不能期望大幅度的回升,因为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还是在加大,投资的回报率还是在回落,这是一个总趋势。总体来讲,预计投资这驾马车在增速与去年基本持平。

  但今年消费这驾马车会有回落。对于消费增速下降的原因,普遍的观点是买房导致六个钱包都瘪了,因此买房子会影响到消费。我们的研究结果发现,房价上涨才是拉动消费真正的动力,决定消费的主要是居民收入或收入预期。房地产销售的回落不仅会影响到家电、家具、建筑装璜等消费额增速,也对其他消费带来明显的影响。所以我不认为今年会对房地产采取更紧的政策,可能还会略有放松,因为这毕竟是会影响到消费的大问题。

  很多人说当前面临消费降级压力,我认为消费仍在升级。比较居民收入增速还是在上升、恩格尔系数还是在下行。问题在于,现在居民收入差距依然还是在拉大。从2018年公布的统计数据看,把居民可支配收入分为五个等分,高收入人群收入增长在8.6%左右,低收入群体增长为7.9%,中间层只有3-4%左右。

  看到这个数据我很吃惊,收入差距在扩大,这个扩大对消费增长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。因为中低收入阶层消费意愿较强烈,消费倾向是比较大的,高收入阶层消费倾向会趋弱。如果中低收入阶层收入增速趋缓,高收入阶层收入增长加快,则不利于消费增长。


  我最近也了解到一个数据,我国网购增长很快,去年增速达到25%左右,但是网购消费总额中,5%的网购者贡献了50%的消费额比重。假设我国网购的人数总和为5亿,5亿人口中的5%,即2500万人贡献了50%的网购消费额。前段时间,我也写过几篇文章,研究到底国内有多少人从未坐过飞机,有多少人从来没有出过国,甚至多少家庭里还没有用上坐便器(俗称抽水马桶)等,这些数据推算的结果都令人吃惊,都明显反映出贫富差距固化的问题。

  但不管如何,消费升级仍是大趋势,因为居民收入还在增长,尤其是过去两年三四五线城市由于房价大幅上涨,这些城市的消费占比明显上升。总体来讲,消费仍在升级,只是升级速度下降了。

  总体来讲,预计今年的消费增速还是会有所回落,三驾马车都不太理想,经济增速下行压力较大。经济下行时,政策肯定逆周期,而且逆周期政策还是会持续进行,同时逆周期政策有一定的“天时”基础,比如说今年没有通胀压力,预计无论是CPI还是PPI都会往下走,PPI可能会负,这样工业的通缩压力更大,这也给货币政策的稳健偏宽松提供依据,另外人民币的汇率依然能保持稳定,对于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有利。


  从外部来讲,我估计美联储3月份可能不会加息,这有利于人民币的汇率稳定,或者对于货币政策的进一步放宽也提高了有利的外部环境。因此,我认为2019年风险可控。而且,2020、2021、2022年都是关键之年。正如不久前一份官方表述: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,2021年是我们党成立100周年,2022年是党的二十大召开之年,因此,今后每年都是重要的事件节点。

  因此,今后三到四年,经济和社会稳定将成为政策制定的出发点,经济增速下行,但必须维持在合理的区间内,故政策需要一定的逆周期性。今年1月21日总书记在省部级以上主要领导培训班上的讲话大家一定要重视,他讲到了六大安全,这是首次全部而系统地对防控风险的表述:政治安全、经济安全、科技安全、社会安全、外部环境安全、党的建设安全。这六个安全都要抓好,就是为了避免今后3-4年中出现各种各样的风险,确保今后关键之年平稳发展。

  在讲到经济安全时,又具体提到房地产、金融、中小企业、僵尸企业这四方面也都要处理好,对于存在的潜在的风险。潜在的问题,都要拿出应对之策。

  我认为,对策可以分为两方面,需求对策和供给对策。一方面从需求的角度来进行逆周期的调节,比如说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。另一方面是从供给的角度推进改革,推进产业升级和区域合理布局。

  就货币政策而言,尽管一定防止大水漫灌,因为1月份的信贷和社融数据创新高,创了历史天量。但我觉得一定要评估放水量与水位之间的关系,年初放水较大,是因为现在水位比较低,还是构成不了“大水漫灌”。

  例如,我们可以构建一个银行业信用扩张度指标,信用扩张度等于(银行业表内资产扩张+表外规模化)/名义GDP,该指标自2017年以来迅速下降,尤其是表外业务规模大幅下降。既然目前处在水位过低的位置,故继续放水还是有可能的,所以货币政策还是会有空间,但是这个空间主要体现在量的方面,而不是在价(利率)的方面。价的方面来讲,缩小信用利差还是有空间的,通过提高水位的方法。


  财政政策方面,大家只看到2万亿的减税降费,以为力度很大,我认为其实力度并不算大。因为从广义赤字率看,今年不如2016年高;从狭义赤字率看,我期望应该超过3%,这样才有力度,但实际预算只有2.8%。广义赤字率能更准确的反映财政政策的积极度到底怎么样,我相信未来还是会有空间。


 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只是从需求端去维持经济平稳,使得经济下行的幅度能够进一步缩减,今年定的GDP增长预期目标是6%-6.5%,我想应该会6.3%左右,这样增速还能比较适中,比去年的6.6%略有回落。但是稳增长不解决根本问题,中国根本问题是什么呢?

  就是结构性问题,即如何实现经济的新旧动能转换、缩小收入差距等,这些问题只有通过各种改革去推进,才能治本。如产权制度、土地制度、行政体制、国民收入的再分配等改革,以及通过税制改革,社保改革、国企改革、医疗教育等等改革,才能解决。

人大经济论坛


发表于 2019-3-14 18:49:55
小手一抖,沙发到手!
发表于 2019-3-14 23:11:04
支持一下
发表于 2019-3-14 23:55:55
小手一抖,钱钱到手!
发表于 2019-3-15 11:07:03
帮帮顶顶!!
发表于 2019-3-15 14:54:21
帮帮顶顶!!
发表于 2019-3-15 15:20:49
学习了,不错,讲的太有道理了
发表于 2019-3-15 15:50:31
路过,学习下
发表于 2019-3-15 21:05:36
小手一抖,钱钱到手!
发表于 2019-3-16 09:38:15
帮帮顶顶!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关于我们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人大经济论坛 ( 京ICP备05066828号-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)

GMT+8, 2019-3-25 11:35 , Processed in 0.053524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